栏目导航

news

单招政策

主页 > 单招政策 >

民间故事:悲 情 兔 子 王

发布日期:2022-08-09 09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兔子王是旧时济南流行的一种中秋节祭拜用泥玩具,北京一带叫“兔儿爷”,小的巴掌大,大的半人高,有的内设机关,手脚能动。那时,每年中秋节人们都要赏月、祭月,家家供奉兔子王。

  清道光年间,济南盛唐巷集中了数十家制作兔子王的手工作坊,其中最富盛名的要数“水月轩”,设计、彩绘都堪称一绝。水月轩掌柜叫李嵋,行内人都尊称他为“李兔子”,他年近六十,妻子已经过世,膝下只有一个女儿李月梅,正值如花年龄,前几年他又收了两个徒弟,一个叫四喜,一个叫马武,俩人聪明伶俐,深得李嵋喜爱。

  这年离中秋节还有一月时间,水月轩的兔子王已是供不应求。这天早上,李嵋刚起床泡上一壶清茶,徒弟四喜慌里慌张跑了进来:“师傅,巡抚衙门的官兵把水月轩给围了……”李嵋吃了一惊,出来看时,一个军官已带着两个带刀随从进了客厅:“李掌柜,我们刘大人请您走一趟!”

  刘大人既是巡抚刘炽。李嵋暗暗纳闷,他与刘炽素不相识,找他干什么?就在这时,月梅闻讯从后宅跑了出来,焦急地问他:“爹爹,他们为啥把水月轩给围了?”李嵋四十岁上才得了这么一个女儿,一直视为掌上明珠,尽管他心里也没底,还是安慰道:“没事,你们放心,我很快就会回来!”

  刘炽早就等在书房,见了李嵋,他屏退左右,往书桌上一指:“先生是名满泉城的大兔子王,这个小兔子王你可认识?”李嵋顺着他的手指一瞧,只见书桌上放着一个巴掌大小的兔子王,身披金铠甲,背插五彩旗,手执一把鬼头刀,座下一头威风凛凛的黄虎。只看了一眼,他便认出那是水月轩的产品,不禁惊讶地张大了嘴。为啥?因为一般的兔子王都是人身兔面,可这只却是人身人面,只是长了两只长长的兔耳!

  李嵋心里疑惑,难道围了水月轩就为这人面人身的兔子王?当下,他只得实话实说:“看手艺,似是我水月轩的东西,可我水月轩从没制作过这样的兔子王!”刘炽嘿嘿一笑:“你可知道这兔子王塑得是谁?”李嵋觉得似曾相识,但还是摇了摇头。刘炽沉了脸说:“他就是当地无赖罗一霸,昨晚被这兔子王杀死了!”

  李嵋大惊失色,兔子王怎么会杀人?就见刘炽起身,按了一下兔耳,那兔子王忽然动了起来,手里的鬼头刀慢慢砍向了自己的脖子,随后三瓣嘴唇一张,扑地响了一声。李嵋看了暗暗惊奇,会动的兔子王不稀奇,这能张嘴的兔子王,他还是头一回见!

  刘炽说,罗一霸就是被这兔子王嘴里射出的一根银针刺死的,上面染有剧毒。罗一霸手下养了大批闲汉,靠敲诈勒索收保护费为生,前几年他看上了月梅,三天两头到水月轩闹事,后来终是碍于李嵋德高望重,没敢动手抢人,但还是把水月轩砸了几回,所以,刘炽怀疑他的死与水月轩有关!

  李嵋慌忙分辨:“似这等机巧的兔子王,就是我也要颇费心思,我那俩徒弟和女儿根本就做不出来,难道我会去杀一个无赖吗?”刘炽呵呵大笑:“正因为此,我才只是把水月轩围了,不然,你们早就进大牢了!”

  随后,刘炽给李嵋讲了一起发生在青州的兔子王杀人案。二十多年前,青州府有对制作兔子王的夫妇高手,男的姓王,人称“王兔子”,不慎与当地一个大财主结下了冤仇。忽然有一天,有人给财主送来一个兔子王,把玩之间,那兔子王张开嘴巴射出一根染有剧毒的银针,要了他的命。当地官员自然怀疑到王兔子,最后竟将他们夫妇同时送上了法场。谁知后来抓到一个大盗,原来那财主曾霸占过他媳妇,是他费尽心机改造了兔子王杀死了财主。

  “那出杀人案与今天这起如出一辙,我相信李老板的人品,不想重蹈青州府的覆辙。围了水月轩,如果凶手还作案,自会证明你们的清白!”刘炽说,“眼看中秋节就到,家家祭拜兔子王,为避免引起恐慌,我已下令封锁了兔子王杀人的消息,请你来就是想让你帮助破案啊!”

  李嵋以性命担保这件案子与水月轩无关。回到家,他沉着脸把四喜、马武和女儿叫到一起,下了一道死命令:“从今天起,谁也不许私自出水月轩半步!”月梅刚问了一句为什么,就被他喝斥了一顿,长这么大,他还是第一次对女儿发火,月梅委屈得眼泪都下来了。

  其实不用李嵋吩咐,他们也走不出水月轩半步,在他的建议下,十几名官兵换上便衣住到了水月轩,把四人看得死死的,晚上睡觉,官兵还在他们门外上了锁。到此,月梅三人才意识到出了大事。

  转眼过了半月,一切平安无事,可这天晚上,又有人被兔子王杀死了,这次死的竟是盛唐巷“拜月轩”的掌柜吴奇!

  吴奇也是个制作兔子王的行家,这天夜里,他外出喝酒回来,徒弟刘三扶他进卧室,发现桌上不知啥时候多了一只兔子王,那兔子的脸就是吴奇。吴奇甚是好奇,拿起来刚摸了摸兔子耳朵,那兔子王便张开嘴,把一根银针射进了他眼里,“扑通”倒地死了。

  “兔子王杀人啦……”被吓傻了的刘三回过神来,尖叫了奔了出来,等刘炽赶到现场,看热闹的人早围了里三层外三层。李嵋随后被叫到了现场,经他确认,这只兔子王跟先前杀死罗一霸的那只出自一人之手,也是水月轩的技法。事情到此再清楚不过,李嵋四人一直被锁在屋里睡觉,不可能出来杀人,这兔子王显然是有人仿冒了水月轩。

  兔子王杀人的消息引起了一片恐慌,刘炽被勒令限期破案,他不得不再次把李嵋请到了衙门:“李老板,你现在得跟我说实话,我觉得你有雇凶杀人的嫌疑!”李嵋矢口否认:“刘大人,这显然是有人想嫁祸于我啊!”刘炽冷笑:“常人也许这么看,可我觉得是你自己故弄玄虚!罗一霸打过李月梅的主意砸过你的店铺,而这吴奇,你曾受他胯下之辱,你的妻子也因此得病而亡。难道会有如此巧合的事,死的都是你的仇人?”

  这刘炽果然厉害,连陈年旧事都知道得清清楚楚!那年李嵋刚跟妻子在盛唐巷落户,吴奇欺他是外地人,要跟他比赛制作一个半人高的兔子王,输了的不但要受胯下之辱,还得拿出三个月的收入给对方。李嵋被迫应战,他的兔子王却在最后一刻被人潜入店里砸了。李嵋的妻子刚生下月梅不久,她眼睁睁看着丈夫钻了吴奇的裤裆,心里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,最后得了闷病撒手人寰。

  李嵋还要分辨,刘炽的话让他凉了半截:“事到如今,我也顾不得你了,如果你三天之内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解释,我只能拿你试问!顺便告诉你一件事,两个月前青州府又出现了兔子王杀人案,被杀的一个叫杨万才,一个叫郑不第,这笔帐恐怕也得算在你的头上——因为凶手的作案手法一摸一样!”

  三天以后就是中秋节,李嵋清楚,刘炽是要用他的头安抚全城百姓!他闷闷不乐回到水月轩,翻来覆去彻夜未眠。吴奇命案发生后,看守水月轩的官兵表面上撤走了,暗地里却仍在监视,他们四人一个都走不掉。

  天蒙蒙亮时,李嵋走出水月轩散心,一低头,发现台阶上放着一个巴掌大小的兔子王,那脸正是他李国盛!他轻轻摇摇头:“终于轮到我了!”弯腰拾起,伸手按了下兔子王的耳朵,那兔子王手里的鬼头刀先是砍向自己的脖子,然后张开了嘴巴,奇怪的是,这次并没有毒针射出来!

  第二天,台阶上又出现了同样的兔子王。李嵋怕女儿和徒弟担心,悄悄藏了起来。

  中秋节这天,那兔子王没再出现,刘炽也没来抓李嵋。晚上,吃完了月饼祭拜了兔子王,李嵋把女儿和俩徒弟叫到了一起,说:“过了这夜,恐怕你们就再也见不到我了!”

  三人预感不妙,月梅当时便哭了,四喜和马武跪倒在地连连叩头:“师傅,您待我俩恩重如山,上刀山下火海让我们去!”俩人当年都是流落街头的乞儿,李嵋视同亲生,师徒情谊的确深如大海。

  李嵋长叹一声,说出一番话来。原来,他就是当年迫于上司压力错杀王兔子夫妇的青州府小知县,后因内疚弃官不做,随身带走了那起案件的卷宗和王兔子遗留的一本兔子王制作秘籍。起初他隐居山林,苦研兔子王制作,希望能将王兔子的手艺传承下去,后来却又改变了主意,带着妻子来到济南盛唐巷,隐姓埋名开了水月轩。

  “王兔子有一个儿子,三四岁上跟随一得道高僧云游天下,我开水月轩就是想给他留个线索,等他来报仇。”李嵋说,“四年前,我收藏的案宗和秘籍失窃,本以为只是盗贼顺手牵羊,罗一霸和吴奇的死,我也以为是有人嫁祸于我,直到几天前我得知青州杨万才和郑不第已被兔子王杀死,我才知道,是王兔子的儿子报仇来了!那杨万才正是当年被害的杨财主的儿子,是他上下打点非要治王兔子夫妇于死地。郑不第则是我手下的师爷,他罗织了莫须有的证据,最终把王兔子夫妇送上了法场……”

  月梅三人惊诧万分,问道:“罗一霸和吴奇跟那起命案应该没啥关系,王兔子的儿子为啥要杀他?”李嵋惨然一笑:“这个我知他知,你们就没必要问了!我已跟巡抚大人说好,午夜之后他来为我收尸,我一死,一切也就结束了!”话刚说完,忽然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,原来早就服了毒药。

  奄奄一息之际,李嵋单单把四喜叫到了脸前,附耳说:“四喜,今天早上水月轩门前没再出现兔子王,我便知道你已放弃了杀我的念头,可你不杀我,心里终有一个疙瘩,所以,我选择自杀,并为你担当杀人的罪名!月梅和你情投意合,希望你今生今世好好待她!”

  就在这时,刘炽率领官兵进了水月轩,宣布李嵋为兔子王杀人的幕后元凶。第二天,他的头颅被悬挂在了城门上示众,一代兔子王就这样消失了。

  原来,四喜真名叫王赛虎,确是王兔子的儿子,十八岁那年他学成回家,遍访不到父母被害的真相,那天偶尔在茶楼里看见一个水月轩的兔子王,发现竟是父母的手艺,便来济南府打探消息,他夜入水月轩,从李嵋的书桌里发现了案宗和秘籍,一切这才了然。赛虎没有立即杀死李嵋,而是扮作从河南逃难来的乞儿投在了李嵋门下,他既想学成父母的手艺,更想用父母之技杀死仇人,在秘籍的帮助下,他的手艺突飞猛进却深藏不漏,直到不久前觉得时机成熟,这才开始了行动。

  本来,起初李嵋并没有怀疑四喜,那晚刘炽告诉他青州又发生了兔子王杀人案,他猛然想起四喜那些天正好回了河南老家,心里突然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联想起有一次无意中听到月梅向四喜表达心意,四喜明明喜欢月梅,却坚决拒绝了她,他的怀疑便更重了。

  果然,水月轩随后出现了没有毒针的兔子王,李嵋明白了,四喜是要他自杀,杀死罗一霸和吴奇,不过是为他雪耻,报养育之恩。那天中午,他打发四喜马武去买菜,然后进了四喜的房间,终于发现了一条秘密地道,通向水月轩外一眼枯井,四喜正是通过地道出去杀死了吴奇。李嵋还在里面找到了失窃的案宗和秘籍,一切再无悬念,他决定成全四喜。

  李嵋死了,这一切也就成了一个秘密。数天之后,刘炽允许月梅收回了父亲的尸体,随后三人不知所踪,水月轩出产的兔子王,也成了绝品。

  这件案子,最终成了市民心中的一个谜,你说好端端的一个“李兔子”,咋就成了一个杀人犯?